三川口水又二一木比白

咸鱼。

[鼬佐]记一次从正常配置走向菜刀队的22直播

就是标题讲的那样,直播文。22就是竞技场2对2(……)

全程傻白甜xxxx,其实我没看过直播所以不是很熟悉,我只看过直播文,所以姑且是照葫芦画瓢(……)粮严重不足已经到了一种我这个只会画画的菜逼要写文了噫呜呜噫qaq…………

游戏设定全部来自剑三。

然后反正我自己是写爽了(?

最后虽然考级说并没有但是我觉得我还是走向了ooc…………猛男落泪。


--------------------------------------------------------------------


“我们建个队吧要不。”
  “起个名吧。”
  “起啥名好呢…………”
  直播间陷入寂静。可能过了个十几秒,两位主播突然同时发声,尽显兄弟默契——
  “叫‘番茄/团子是最好吃的食物’好了——”
  弹幕:你两真的能一块好好22吗??

  话说当晚佐助进直播间的时候已经有百来号人在那等着了。众人小高潮了一波,纷纷表白男神。
  “都别说话千鸟已经被我承包了说不是都是后来的!!!”
  佐助:“不是。”
  一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整齐刷过。
  “男神你今天还33嘛?!”
  佐助昨天晚上直播的是跟鸣人小樱的33,二dps一奶标配,可惜不走寻常路。别人家的33那是三位互相配合,双dps偶尔争波人头,但他们队不一样,他们走的路线是把把竞争,偶尔配合。——这个偶尔的情况,还总是两位冲太前面打了几波才发现对面后方截杀奶妈——打到后期一直努力配合队友并且保持微笑的小樱最终爆发,切了个dps盘盘冲到前线套套连招把对面奶妈打的痛不欲生,配合上小樱愉快不少的爽朗声线,看的直播间所有人更是一阵胆寒,头皮发麻。
   佐助清了清嗓子,说今天22。
   其实是鸣人今天约了别服朋友玩去了,小樱临时现实有事。3不成。
   小粉丝们又殷殷切切地问说,那是要跟谁22呢?
   呃……,佐助说,你们待会就知道了。

   所以当鼬开麦出声的时候整个直播间好半天没得镇定下来。虽说千鸟朱雀是兄弟也不是什么秘密,但是在众人眼里,他两总是不对付的…大概。话说兄弟的事情是阵营大神瞬身止水无意间抖出来的——据说在此之后止水大神遭到千鸟一个月不停息追杀——但这两兄弟阵营不同,明面上的交集还少,虽然都是犀利高玩,但都没怎么提过对方。朱雀自己粉也不少,双担也有,此时突然天降,自然一波热议打call和有生之年。
   不过鼬自个不在意那么多,他平时给人印象就是稳,稳得不行,就没乱过。简单打个招呼,人已经到主城了。
   由于直播间是佐助的,于是视角放的也是佐助的屏幕,此时千鸟也在主城内,但不在竞技场门口。佐助最近养了匹马,正扛着病了的马驹去看病。
    鼬说:“我们建个队吧要不,叫啥好呢。”
    佐助说随你便…建不建没什么影响吧…你建吧。说着塞了几根马草给马驹吃。
    两个发声的人寂静了一会儿,直播间弹幕已经开始疯狂刷屏:
  “千鸟朱雀的爱之小窝❤”

 “前面的你腰间盘突出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叫鸟雀争爸算了…”
  “不对吧他两好像本来就同一个爸。”
  “雀巢”
  “什么雀巢还鸟巢呢”
  “弹幕蒂花之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反正先投爱之小窝一票”
  “前面等我!!!!”
      ……诸如此类。

     在这种耳根寂静而眼睛所到之处弹幕疯狂刷屏的情况持续十来秒后,出现了开头的尴尬场景。
     佐助画风依旧冷静:“这是默契。”
     当哥的捧哏得特别配合:“默契。”

     鼬想东西的时候手指大概在鼠标上一下一下的点,声音很小,颇有点节奏感。那声音突然加速起来,指甲磕着哒哒哒响了几下,鼬又先开口了。
   “不行,别在这种事上浪费时间了。”他认真的说。
   佐助:“啊。”
   鼬:“好了,就这样吧。”
   佐助抬眼一看,好家伙。
  【[朱雀]侠士邀请您加入队伍[千鸟朱雀的爱之小窝❤],请问您是否同意?】

    佐助:“?我能不能拒绝你。”
    鼬:“嗯……不行。”
    佐助:“干嘛还真起这个……你还横上了啊。”
    鼬的声音起了笑意:“想不到别的了。对我横上了,快开始吧,别闹。”
    弹幕?弹幕在系统弹出来的一瞬间就刷爆了。
   “我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爱❤之❤小❤窝还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怎么说哈哈哈哈哈哈哈朱雀男神这种谜之语气???”
   “卧槽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男神这种明显的惯着的语气啊果然是亲弟啊????”
   “不不不已经不是亲弟能解释的了现在可是爱之小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前面的陈独秀你挡到我李大钊了!坐下!!”
   “前面的我手很干净的摸摸你奖杯好吗??”

    佐助最后还是点了同意,盯着竞技场队伍界面看了半天决定关掉不见为净。
   “噢这个,刚忘了,”他顿了个几秒,“感谢千鸟是我老公送出的一个手里剑………谁是你老公啊。还有千鸟是我老婆…………送出的…亲热天堂……你们想干嘛。”
    弹幕齐刷刷飘过一片666666666和搞事。
    鼬有点动静,而且听起来像在憋笑, 佐助一下觉得尤其尴尬,千鸟一个冲刺越过了npc撞到了后面的墙上。正主咳了声,说排了啊。
  弹幕有的细心点的姐妹们突然兴奋起来: “??诶你们两要菜刀队啊?!”
    粉们见两位男神同框过于激动,兄弟两头次直播同台竞技过于微妙,双方一时间忘记了两人目前的谜之搭配。千鸟是走近战流,33司职大前锋,跟鸣人以攻为攻以守还是为攻不同,千鸟攻防得宜,走位犀利,技能循环衔接简直完美,伤害吃的少攻击打得高,总是让奶甚是省心。
    至于朱雀…
    朱雀一言概括足矣——他玩的木叶和大家玩的木叶完全是两个门派。

    虽说二位都甚是犀利,但个人段位也相应不低,匹配到的都是高玩,走标配自然稳妥一点。
   “噢,对…还是切一个吧…你切奶还是我奶…”佐助说着赶紧取消了等待。
   “那你奶吧。”鼬的声音柔和到起疙瘩。
   “好那我………奶个鬼啊我!不会奶!”反应过来的佐助深深感觉到了今日自己形象莫名的崩坏,虽说平时也有起些奇奇怪怪名字的人特地来送礼物给他念,但是鼬在的情况下就好像给上了层羞耻buff…
   总之此时宇智波家的二少爷还没发现自己耳根子已经开始红了,只觉得耳机压的耳朵根不舒服,还伸手挪了挪。
     弹幕已经被这两兄弟同时出现产生的化学反应频频震惊到已经刷不出统一的队形了,这他娘到底是要吐槽知名高冷犀利玩家朱雀今天讲话如此温柔还不停在调侃弟弟还是要吐槽另一知名高冷犀利玩家千鸟今天频频维持不住自己的高冷形象还是吐槽今天两位高冷男神的某方面人设将要被重新刷新定义……
    然后他们开始刷:那个,不是很懂你们木叶兄弟。
    一切尽在不言中。
   “切,切切切你切奶!”佐助决定尽快进入正题以免这个人里应外合的调侃自己,“切好我排了!”
    这次匹配很快,佐助屏幕过图读条了,一部分观众总觉遗漏某些事物,盯着直播间思考片刻突然福至心灵并震惊地敲出了所想,这一波的大意约莫是——
    什么玩意儿???朱雀切奶????朱雀????奶????朱????他???他之前鲛肌止水33不是从来不肯切奶的吗一直都是水哥苦大仇深的疯狂甩胸(肌)啊!!!!!!!
    你们木叶兄弟到底是什么妖魔鬼怪。

    22之旅竟然十分顺畅,二人交流不多,基本就是互报情况,十三段位的币刷的像是一到三段。佐助正常发挥,鼬打竞技场同样很稳,并没有受到“奶妈竞技场打着打着谁都会忍不住激动起来嚎dps个两嗓子”定理的影响,不动如山,该提醒的提醒,该报技能的报。
   诸如——
   “尽量离我近一点。”
   “我就贴着你打他们,对面也是近战…谁打你我打谁。”
   再如——
   “我影分身交了。”
   “没事,下波给你减伤。”
   再再如——
   “过来点,别卡我视角,给你驱毒了。”
   “…这波不用救我。”
   “你走位一…漂亮。”
   “哼。”

   十几把下来都是连胜,段位分还在不停往上蹦,直播间忍不住开始吐槽:你俩真的没睡过吗,这真的是第一次一起22吗????
   下面跟上一条:睡没睡过你心里没acdef数吗兄弟,他两的须佐盾护就没给重过啊!!??
   佐助币够了正去找商人换装备——顺便找借口要求鼬帮他念礼物。鼬声音偏沉,没在破天荒调侃胞弟时连苏都苏得稳得一批。
   “感谢千鸟你看看我我超级喜欢你的送出的一个护额…你要看一下吗?”
   “不要。”
   弹幕飘过一条“嘤嘤嘤QAQ。”
  “………朱雀男神求亲亲求抱抱的一个手里剑…”
  “……朱雀千鸟都在我床上的亲热天堂…”
   大概是粉丝传出去说千古奇观啦千鸟朱雀一起22啦姐妹们快快快来直播间不来后悔快快快——之类的,鼬自己的粉也不少跟着跑了过来,感慨自家爱豆今天真是难以言说的温柔和气之余也有人刷起了礼物,争相整些莫名其妙的id逗他。但是哥哥毕竟是哥哥,稳这个字真不是随便总结出来的,段位是高了不少,不是轻易就耻度爆表的角色。
    念完佐助还没回来,鼬围观了一下讨论的观众,说,“其实我们平时刷币22都是一起的,所以默契还可以。”
    弹幕:“?你管这叫还可以?”
   “前面姐妹习惯就好,高玩不是我们能懂的…。”
   “奇怪男神你22不都是跟鲛哥一起的吗?∑(゚Д゚)”


    鼬说了句不是这个号,就截止了这个话题。
    事实上约莫半年后,千鸟因给一个叫乌鸦的“妹子”用真橙之心火烧木叶又用无间长情水淹木叶而被全服热议讨论,群众们在多方推理并有不愿透露姓名人士提供实锤的情况下进行了深8。这时候粉千鸟的姐妹们才知道,让前一年贴吧论坛一座高楼从年头吵到年尾争辩其到底是春天的樱花还是宽额头也很可爱还是来咬我啊的小号的“乌鸦”这个人,竟然是朱雀的小号。而部分粉朱雀或者双担的姐妹们醍醐灌顶,才想起来原来这一切早从这里开始初露端倪。
   不过那都是后后后后后话。

   虽说佐助换了点装备,但是刷币之路反而不流畅起来,一把对面胆大双菜刀上阵,一个推朱雀一个拉千鸟——直播间里纷纷刷起了苦命鸳鸯——愣是强压着伤害规避掉千鸟的骚扰控制把朱雀给干掉了,佐助人闭上了嘴,千鸟冲刺空翻绕背一气呵成,一套连招把击杀朱雀的那个摁在地上狂揍一顿。结果因为揍得太猛硬吃了另一个不少伤害,结果迎来了今晚的第一盘输局。
   “你刚刚他开小反弹的时候先躲一波可能会好些…最后伤害量不是很悬殊。”鼬倒也不在意输掉,手指在键盘上叩了几下,朱雀从善如流地翻了几个后跟斗。
   “不想躲。”这三个字特别金贵的从小祖宗嘴里蹦出来。
   然后鼬好像是笑了,伸了手过去够佐助,直播间里佐助的声音变得比较模糊,似乎话筒歪了,滋呀着电流漏了一句你干嘛啊。
   弹幕:“我觉得朱雀老哥伸手去摸头杀了,后面的你们怎么看”
   “前面的有道理,我看了一个来钟,总算明白了,千鸟这兄控属性隐藏很深啊。后面的你怎么看”
   “拜托这已经不是兄控就能简单滑落的范畴吧,这分明是兄控和弟控撞在一起产生了连锁闪光弹之瞎你狗眼模式啊??姐妹们cp大旗举起来”
   “话说男神你真的不是看到朱雀大佬被gank掉怒火中烧拼命怼那人吗。”
   “姐妹们怎么说,或许这就是爱之小窝吧,cp我先站为敬”
   “其实刚刚那盘朱雀是不是有个减伤没摁出来……”
   “前面的,减伤摁出来了,对面连控强压打的,有没有好好看嘛?”
      ………
    竞技场这种事情和心态很有关系,心态不稳了局面也不容易稳。在这之后一连几盘处于不利的局面,过后又断续输了两次。

   “我们之间有点脱节。”鼬总结道。
     佐助:“下盘我盯你,走位注意一下…”
     鼬:“要不我们换个作战模式吧。”
     佐助说为啥要换。
     哥哥诚恳地说,我奶玩的不怎么样。
     佐助声音一下就拔了一段:“谁说你奶的不怎么样了????”
     鼬说:“我奶玩的确实没有输出好。”
     佐助切了一声,声音倒是下去了,道:“那也比…比其他人好啊,哥哥比其他奶都厉害多了。”
     鼬似乎有些无奈:“好吧,佐助,但我并不是万能的…而且本身木叶的治疗就不适合打高段位竞技场。”
     佐助声音又起来了,“??……我不会奶啊!”
   “你想啥呢。”听得出来鼬明显在笑,“我是说,我们打菜刀队算了。礼物又刷了好多,你来还是我来?”
     佐助:“…哦。”

    

    直播间的观众们觉得从千鸟拔音量开始自己就有一种我是谁我在哪的恍惚感,好不容易接受了男神是个兄控的事情,突然又觉得只是兄控这么简单的形容不足以概括“朱雀面前的千鸟”和“平时的千鸟”差别的巨大。但是很快新的槽点又接涌而至——
  “刚刚那波真的是对面发挥很好了卡着公cd杀的人走位也一点破绽都不留给千鸟,姐妹们别听朱雀老公瞎说他要是不算会玩奶我们就集体删号吧。”
  “我有一件事想说很久了,为什么你们要说姐妹们,现在已经不给男粉活路了吗…”
  “小哥哥,男的也可以来跟我们当姐妹啊”
  “千鸟你清醒一点,你没看出来朱雀他只是想输出了吗xxxx”
   “菜刀队菜刀队菜刀队我支持菜刀队啊!!搞事搞事搞事!”
   “我们的口号是什么?搞事!搞事!搞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千鸟朱雀的爱之搞事队还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佐助想着那伤害躲好点,走位风骚点,菜刀队也没什么问题吧。
   吧?
   事实证明,队伍的风格是会影响选手的发挥的,菜刀队凸显的就是一个浪字。人说木叶是忍者网游中一大门派,人还说,朱雀是木叶里的另一门派。由于游戏里自由度很高,木叶可以走近战也可以走远程,流派也是花样繁多。但是像朱雀一样靠着自己巧妙的走位和预判独自开了一个风格,远程aoe伤害爆炸遛人走位风骚近战火拼体术比远程还恐怖的,约莫也是寥寥无几。木叶玩家众多,人口基数很大,出的高手绝对不少,朱雀或许不能被封为最厉害的那个,但一定是最厉害的那一批中的一个。
   总而言之,两兄弟都是出类拔萃的选手。再走上菜刀队后,不得不说,实在是——非常猛浪了。
   “哥我控了——”
   “别急别急他交解了免控还有两秒……”
   “雷炸他了你快开爆发,烧他!”
   ……
   直播间几百上千号人瞪着屏幕——对面的奶妈被先被一套压住乱打再被吃了整个麒麟封轻功最后还和dps被天照画圈隔了十万八千里最后被拖走一波秒了。
   而这已经是死在这种火力下的第三个了。
   “对面的奶:我才五岁我好累”
   “你们两个是魔鬼吗哈哈哈哈哈哈哈”
   “马德表白朱雀呜呜呜呜呜呜天照这个技能不会用真的点不起啊男神那个圈画的真的太漂亮了这个反应…”
   “千鸟那个麒麟也是啊你是怎么预判到对面落地位置的啊直接一个麒麟让他吃满了噫呜呜噫我什么时候才能有这样的手”
   “小声逼逼…就发现打菜刀队还比带奶更加舒服了吗这是Σ(゚д゚lll)”
   “所以事实证明,其实只要人够犀利,是可以为所欲为的。但我还是想说,我想先把你们两烧一下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打着打着佐助干脆买了药洗了一下技能把天照也给点了出来,整个直播间里充斥着烧他,烧她,推一起了快烧他们,好了烧死了等疑似fff团指挥部的诡异配合。双dps杀人总是来得比带奶磨对面要爽快很多,割人头也割得十分开心,虽然也有输例,但情绪走向却比之前稳。毕竟就是输了也输的痛快,在这样的氛围下,很快名剑币周上限就没了。兄弟两又散排了几把战场,时间也越来越晚。

   “佐助,差不多该睡觉了。”
   鼬把刚才买的石头合了一下嵌到新装备上,千鸟在他旁边蹦来蹦去,充满无所事事的姿态。
   “嗯,是吧,你们为什么还不去睡觉啊。”
  这句话是说给还留在直播间的人听的,说起来今天跟粉丝话语间的互动比平时来的还少…佐助默默斜了一眼旁边的哥哥,不经停留又看回屏幕。
  弹幕:“哎呀你们走了我们就溜了嘛而且夜活,港真你们两的感情真的很好的样子…qaq羡慕。”
   佐助:“……哦。”
   千鸟停下了蹦来蹦去的行为,开始不知意义为何的左右反复横跳,好好一个黑发白衣佩剑特别男神的角色给他整的跟二逼一样,特别没有平时不动如山静若处子的风度。
   “我先去洗漱。”
   鼬摘了耳麦,起身走开了。朱雀还在屏幕里自动合成着备用的石头。
   佐助盯着他的背影,见那发尾一飘拐进了浴室。
   佐助打开了自己的背包。 此时弹幕们已经开始分享夜生活经验了,一群姐妹聊的很是开心。突然有个人发了句——
  “咦?那是海誓吗?”
  说话间,伴随着系统弹出的金色宣词,一片粉色炸开在了屏幕中央。

   佐助打字说:“我只是多了这一个烟花,很碍事,包里要满了。”
   佐助又打字说:“那些紫色材料有用,不用也能拿去卖。”
   然而完全无法阻止弹幕疯狂的6666666和9999999和瞎了。观众表示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紫品材料不丢反而扔橙品烟花的操作,海誓山盟你挂交易行价格比材料贵多少倍你心里没有任何b数吗!!!!!
   但是大家粉了这么久了,自己是很有b数的。千鸟的傲娇,非一日之脾气。
   佐助放弃似的叹了口气,压低声音说待会他出来你们别说多,认真的。弹幕别刷了。
   弹幕:刷不了了,瞎着呢真的。
   说话间鼬真的出来了,佐助一把摘了耳麦,“到我去了。”
   此时粉丝果然配合,开始刷些诸如“今晚月色真美啊”之类的奇妙话题。
   鼬定睛看见了脚下的粉红色,千鸟跑去一边的信使前面了。
   他问了一句,“这谁放的?”这要是别人放的也太缺德了,正好在他脚底下,摆明了来秀恩爱的。或者…
   佐助的声音隔着浴室的门传了过来,似乎还含着牙膏,口齿不清,“别人放的!”
   弹幕:“今晚月色真美啊。”
   鼬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地应了一下,开始翻系统记录,粉丝们隔着电脑听到他笑了一下,咔嚓一声截了个屏幕。然后千鸟的角色被鼬操纵着跑过来跟朱雀站在了一起。
  站了一会,鼬说:“好了今天先到这里吧,多谢你们的支持,祝大家有个好梦,晚安。”
   粉丝们:“晚安,今晚月色真美,而我失去了一双眼睛。”

   鼬关掉了直播间。打开游戏的自带拍摄功能,面无表情地三百六十度旋转对着两个角色一顿猛截。
  佐助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个场景,“?!!”
   真不是他洗漱时间要的久,你们真当冷水压脸红不要时间的吗。
   鼬脸不红心不跳,“怎么了?”
   佐助有点波动,但他觉得自己不能先露马脚,便决定试探一波:“…呃…你干嘛?”
   “截图啊。”鼬无所谓的说,“都没人给我炸过烟花,干脆借别人炸的截几张。”
   佐助:“……哦。”
   他站在那突然很尴尬,有种被看穿的感觉,又好像只是心理作用,“那我笔电今晚先放你这吧……我回房间了。”
   鼬说好,佐助晚安。
   佐助推门走了,门还贴心的给他关上了。鼬转回头看屏幕。
   过了约十来秒,他的门又吱呀一声开了,一个脑袋探出来瞅着他嘟囔,哥哥。
   鼬说,怎么了?
  佐助憋了一会,说你喜欢看烟花啊?
  挺好看的啊。鼬眨了眨眼,我觉得还不错?
  佐助低着头,留海的投影遮了半边脸,他沉默了一会,说那我以后给你炸一座山。
  说完缩了回去,门砰地带上了。

   鼬对着门说好,又转头回来,屏幕上的截图正是千鸟对着朱雀放了海誓山盟的系统消息。统一的开场白后的第一句宣言——“‘千鸟’对‘朱雀’之爱慕,天不老则爱不绝,地不裂则情不尽,海不枯则心相连,石不烂则意永存。”
   他看了很久,似乎想起了很多事情。又虚着眼叹一口气,才轻轻地说:“我也爱你哦,佐助。”
   说着合上了两台笔电,那正好是海誓山盟的特效消失的那一刻,两个在游戏里抱在一块的角色的头像也同时灰掉了。

 



------------------------------------------------------

  海誓山盟就是,一个烟花,想知道什么样的搜剑网三海誓山盟就好。形容一下就是粉色玫瑰环成的一个大爱心铺在地上,然后还会有各种粉嫩嫩的特效什么的,价格是52013金1银4铜

  从来没人给我炸过真海誓,只好写在文里爽爽。

  无间长情和真橙之心也是剑三的烟花,因为一个特效蓝色一个特效橘红所以用大量的这两个烟花铺满某个地方就叫水淹/火烧XX。

  另外如果还有什么我没注意到的游戏的名词你们有点不太看得懂的就在评论说,我回头在这里补上解释。

  

鼬佐全球保护协会佐助庆生活动
关键词:家长会
挑战人:墨离


哎哟我他娘的好困(……)

这个关键词我一开始打了三次稿,三次都是神经病画风真的也是没救了(…………)

宇智波·我吹弟弟从不打稿·信手拈来·鼬 

想着想着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画!

噫呜呜噫总觉得甜饼本来给了一个可以日常小甜又很温馨的关键词但是我。……怪我,我是个神经病噫呜呜噫。

结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觉得我自己的智商也在降低(………………)哎呀想画一个可爱的佐助不知道有没有够可爱wwwww,助助哈皮博士得!

总觉得我刚起床脑子不太清醒大家多多担待(……

好了接下来GB走起,凑女人好难画噫呜呜噫。

最近沉迷剑三吃鸡,甚至想画点兄弟吃鸡(……)



——《在违法的边缘反复横跳》(……)


  依旧是摸鱼,哇我真的很喜欢小巷子偷❤情啊有没有人想(……)好了我明白了我收拾一下就滚(。

  其实总觉得不太可能会有的事情但是我偏偏就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对12岁小男孩下手不这不是我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是手它自己动的手。

  也有可能只是我突发奇想想玩窒息play……更变态了好吗(……) 

  没有,真的没有,只是强❤…………而已。感觉我对一定的强制play还是很吃的,虽然太强制不行,恰当的就……啊,好想上车。有没有老司机带我极限飙车几万里❤(……)

  

  还有顺带拉票啊拉票qaq!!B站活动中心2018 动画角色人气大赏 - 国产动画场麻烦投一下周泽楷和黄少天啊15555555511111嫌麻烦可以私我一下号我去操作的qwq

摸鱼,感觉有很多地方没处理好(…………)但是我画完才发现所以(………………)

总之烟火要和喜欢的人一起看!


给闺女买了新衣服好开心呀www

没有人和我唠鼬佐我要死了qaq



  《爱抱不抱》。

   一个半钟摸了个鱼。


  其实是试图给兄弟写篇文哈哈哈哈哈这是写着写着突然想摸出来的一个桥段,为什么我写的佐助戏可以这么多(……)哥哥等你抱抱都等累了好吗!

  画的比较乱来希望大家能看懂,看不懂那就……直接骂我!(?



  梗来自剑三。

  文的话我想着写完再说,要是这坑我能填上就发出来填不上那大家就假装无事发生。


摸了一只小哥哥ww。


莫名想画姐弟…… 好想吃GB(危险发言。)

兄妹已经不能满足我了。


tag私心x



当时一眼就相中这个姿势。

画的时候每次拉远视图都会觉得:

哥哥你真的很像很像美琴妈妈啊!!!

之类的。



总之,助助请安心的睡吧w。



对了有没有群愿意收留小透明的x



[跋涉千里来见你,在最初与最后的雪夜。]    ——《七夜雪》


画着画着想到的一句话。

其实这一张才是最开始打算给鼬神当生贺的图~

还有鼓励大家今天多多抽点什么,尤其是抽卡游戏~真的~我感觉我整个人现在都在被鼬神罩着~特别偷♂税~讲话都不由自主的飘了起来~

像个变态。不过真的今天可能会欧。真的。信我。

生日快乐,愿你百岁无忧,终无泪流。


不会画画(。)



是哥哥的生日礼物。 是突然想到的pa。衣服全是瞎几把乱画的。

P1是……额……一只豆丁!

P2画的时候脑子里本来是“喂,你有没有见过我哥”……然后后来就变成了“呔,宇智波鼬,纳命来”

P3啊……是低配版。